30秒內登入帳密 遊戲說明

本遊戲模擬視障者透過無障礙語音報讀操作電腦(手機)時的狀況,試圖讓讀者了解視障者遭受的困境與不便。帳號密碼已預設,請開啟語音後按下【GO】並透過報讀系統唸出【文字欄位】時輸入帳號與密碼,最後再按下【確認】,即可挑戰。

帳號:Appledaily 密碼:1357915
我要挑戰

黑暗中的歧視之島

文/新調查中心

登入網銀裡,一般人視為理所當然而使用的轉帳匯款等金融功能,在全台5.6萬名視障者中卻遭剝奪,被迫使用功能不齊的閹割版。《蘋果新聞網》實測調查17家銀行的無障礙網頁與APP,發現名為「友善專區」的網銀實為歧視專區,竟以保護視障者之名,擅自將「非約定轉帳」等重要金融功能取消。然而詢問政府相關單位,竟互踢皮球撇清責任,令立委王榮璋痛批官僚:「大家都有責任,變成都沒責任!」

《蘋果》調查17家網銀及APP「友善專區」,閹割「非約動轉帳」等重要金融功能,造成全台5.6萬視障者需出門找實體ATM。

APP功能被閹割 視障人士轟:剝奪權利、倒退300年

視障者滑著螢幕全黑的手機,不斷發出機械式朗讀聲:「帳戶查詢,您的餘額剩下…」。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去年調查,高達95%身障者會使用網路與手機進行金融轉帳、查詢公車等生活操作,其中手機載具的無障礙輔助,更讓視障者跨越了視覺障礙,在數位世界中重新看見光明,站在與一般人平等的起跑點。只是,其中看不見的數位障礙,卻摧毀他們在黑暗沙漠中尋找到的一片綠洲。

《蘋果》接獲視障者投訴,銀行無障礙網站、APP功能減少,根本無法使用。調查8名視障者遭遇後,發現他們面臨兩種金融歧視,包括「金融功能被閹割」,以及開啟視障輔具登入帳戶,被「強迫跳轉」至功能被閹割的友善介面,進退不得。

伊甸基金會資訊輔助講師林浚暉說,今年9月使用郵局APP「e動郵局」要轉帳給朋友,一開啟iPhone輔具使用旁白(VoiceOver),竟被強迫跳轉至友善版,原有的10項功能,只剩「帳戶查詢」,也回不去一般版,批評「權利被剝奪」。林浚暉的LINE視障朋友群組裡,一片哀鴻遍野,有人反映多家銀行也在今年9月起更新無障礙APP後,功能變少淪為「閹割版」。

視障點字校對員徐百香長期靠郵局轉帳,一夕間無法在手機操作,害她必須走出家門,四處找ATM匯款,還要承擔資產曝光的風險,請別人幫忙轉帳,她痛批郵局做法根本「倒退300年!」

視障按摩師鍾佳良表示,使用彰化銀行等2家無障礙APP,更新後僅剩「帳戶查詢」與「約定轉帳」,讓他被迫只能在電腦上操作一般版網銀,才能使用完整的功能。因此,他怒寫信向總統府陳情,盼恢復「非約定轉帳」,投訴後卻石沉大海,無障礙網頁的美意也淪為空談。

他不滿,銀行總是以假保護之名,強制認定視障者因為看不見就會被騙,將他們貼上「高風險」標籤,因此歧視狀況不斷上演。他說,一般人也會被騙,況且他用APP轉帳時,手機螢幕全暗還會戴耳機操作,根本沒有風險,他無奈說:「APP使用起來有障礙,反而比較危險。」他還強調說:「一般版能用的功能,視障者也要能用,不能妥協!」

《蘋果》實測17間網銀 公股銀行全面閹割「非約轉」

《蘋果》分別操作兩大手機系統,包括iOS的輔助工具「旁白」及Android的輔助工具Talkback,實測17家網路銀行與APP。登入郵局及8家公股銀行APP,發現7家公股被迫跳轉至友善專區,「非約定轉帳」均被閹割;「臺灣企銀行動銀行」則沒有無障礙APP。郵局雖沒強迫跳轉,但卻只剩查詢功能。

另8家民營銀行APP中,有4家被迫跳轉友善專區,但僅「富邦行動銀行」有非約定轉帳,並可自由選擇返回一般版。「聯邦友善行動版」提供語音報讀,卻跟手機的語音輔具重疊,造成干擾。整體上,民營服務優於公股銀行,超過半數提供「非約定轉帳」;其中被視障人士視為最友善的「永豐行動銀行」,不會被迫跳轉,更保留完整金融功能。

《蘋果》實測各銀行的無障礙網站,發現已取得「AA」無障礙認證標章的8大公股銀行,網站內的「非約定轉帳」均被閹割。民營銀行部分,其中取得最高「AAA」無障礙認證的「國泰世華銀行金融資訊網」,竟僅供簡單查詢功能。

對此,曾參與銀行APP無障礙抽測的「視障家長協會」工程師郭顯堯表示,目前「無障礙網頁」認證過程有瑕疵,NCC認證時只有一般人進行人工檢測,沒找視障者參與。取得「無障礙認證」半年後,才會請視障人士抽測,但僅針對操作介面有無障礙做檢測,如圖片按鈕有無語音報讀,至於功能是否被閹割,只能在檢驗報告建議,卻沒下文。

郭顯堯指,金管會今年發文,要求各家銀行須製作無障礙APP。但銀行迫於時間壓力,急就章推出閹割版APP,郭批評銀行態度敷衍,「就算通過無障礙檢測,也沒有視障者要用。」他強調,無障礙功能應跟一般版一致,不能有差別待遇。

視障者在網路金融世界選擇大幅減少,宛如真實世界裡的無障礙坡道,通往了一面高牆與死路。

NCC、金管會、衛福部卸責互踢皮球 

《蘋果》向主管無障礙網站標章的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」(以下簡稱NCC)查證,綜合規劃處簡任技正吳英俊卻說不知此事,強調NCC僅管轄政府機關及學校,而銀行業務則歸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(以下簡稱金管會)主管。

對於銀行另立「友善專區」,吳英俊坦承「確實不符合原來的(無障礙)精神,會再檢討」。他承諾,會將行動裝置(含手機、平板電腦)的網站規範,納入未來推出的「網站無障礙規範2.1」草案。

我們再詢問金管會下轄主管業務的銀行局,副局長黃光熙吃驚說不知情,並極力撇清:「APP規範跟著NCC,網頁也是他的責任。」黃指出,目前有31家銀行網站已取得無障礙認證,另6家正在申請;APP部分,也已發文要求各銀行,完成無障礙介面。

黃光熙強調是滿足視障者「最大公約數」的需求。他表示網站、APP的線上交易轉帳功能,依照「金融機構辦理電子銀行業務安全控管作業基準」評估風險後,推測是資安考量,僅留下現有的功能。而《蘋果》也詢問各銀行對無障礙版本功能被閹割,多以「安全考量」、「非約轉風險高,不開放是為了保護視障者」為由回應。

《蘋果》再找衛生福利部尋求答案,對方卻雙手一攤,把球丟回金管會。社家署身心障礙福利組長尤詒君說,依《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》(簡稱《身權法》)第2條,關於身障者的金融權益,主管機關是金管會,「應負全責」。她表示,無法直接認定銀行違反《身權法》,「不能說是歧視,我會覺得有一點過度保護。」

至於郵局APP功能缺失,本月初陸續改善。中華郵政公司儲匯處數位金融科二股股長簡仲辰解釋,當初更新APP時,介面未符合無障礙需求,怕視障者不能操作,才把轉帳等功能「暫時遮蔽」。郵局表示,接獲視障者反映後,已修正蘋果iOS版本,但是截至截稿為止,視障者仍說只能用約定轉帳;Android版本則預計將在月底前更新。

至於視障者無法在友善專區使用非約定轉帳的問題,簡仲辰表示:「擔心他在操作過程被錯誤引導,把錢轉走,所以現階段是提供約定帳號轉帳。」

長期爭取身障權益的立委王榮璋砲轟,這場踢皮球的鬧劇是「官僚常態」,在「多頭馬車」情況下,最後竟沒人負責。至於衛福部社家署表示,網路銀行拿掉非約定轉帳功能,但視障者還是能到實體ATM轉帳,並不違反《身權法》。對此,王榮璋怒斥:「話不是這樣講!視障者要有同等機會跟權利。」

律師批「金融歧視」恐違反《身權法》

「這是一種金融歧視。」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李秉宏分析,無障礙版本的功能減少,是不公平的金融服務,可能違反《身權法》第16條,構成歧視。該條文指出:「身心障礙者之人格及合法權益,應受尊重及保障,對其接受教育、應考等權益,不得有歧視之對待。」而金融權益包含在內。

這也可能違反聯合國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》(CRPD)。同為視障的李秉宏指出,網路銀行APP將視障者「強迫跳轉」至友善版,已影響其自主性,更違反公約精神。因台灣已通過「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」,該公約具國內法效力。

檢視台灣網站無障礙發展甚早,但卻亂成一團。2003年,行政院研考會(現為國發會)訂定「網站無障礙規範1.0」,之後一段時間沒有進展,直到2012年《身權法》修法,政府、學校網站需取得無障礙認證,主管權責也轉給NCC,並於前年頒布「網站無障礙規範 2.0 版」。

去年,王榮璋更要求8家公股銀行入口網站、網路銀行及ATM,需取得「網站無障礙規範2.0版」AA 等級標章,銀行界才陸續推出友善金融專區。

看似造福視障者的政策,在專案工程師謝秉勳眼裡卻是個災難。他解釋規範沒有量化標準,須依賴人工檢視網頁,除了增加成本還容易出錯。為了自救,謝秉勳與時任新北市研考會研究員的王景弘,合創臉書社團「臺灣無障礙標章受害者聯盟」與社團內470名工程師交換意見。

王景弘批評,該規範太抽象難以落實,廠商只能「作弊」闖關,僅申請功能較少的網站來取得標章,但下場就是標榜無障礙的網站,根本無法滿足身障者需求。

彰化銀行等8大公股銀行,全面閹割「非約定轉帳」功能,視障者認為這是一種歧視。

政府出於好意,訂定無障礙規範,而銀行出於好意,建置網站,但是這種「我是為你好」的作法,反倒傷害視障者的金融權益。對此,口述影像發展協會秘書長,同為視障者的楊聖弘說:「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,就是以愛為名。障礙者也有權利,為他的人生做選擇。」

「視障者只是眼睛看不到,應跟明眼人享有一樣的權利。」視障工程師郭顯堯如此回應外界的刻板印象。其他的受訪者,也不斷提出同樣的訴求:「平權與尊嚴」,但是政府始終敷衍搪塞,讓他們無法獲得平等的金融權益,受困在黑暗的數位障礙中,進退不得。

《蘋果》調查17家網銀及APP「友善專區」,閹割「非約動轉帳」等重要金融功能,造成全台5.6萬視障者需出門找實體ATM。

視障者在網路金融世界選擇大幅減少,宛如真實世界裡的無障礙坡道,通往了一面高牆與死路。

彰化銀行等8大公股銀行,全面閹割「非約定轉帳」功能,視障者認為這是一種歧視。

黑暗中的歧視之島

文╱林奐成、吳宜靜、陳鼎仁

林浚暉看不到路,但他不怕迷路。13歲失明的他,踩過顛簸磚瓦,傾聽車流,嗅聞商店飄出的食物香味,憑藉蛛絲馬跡,在迷宮般的城市行走自如。只是,克服了現實障礙與不便,一堵「數位高牆」卻擋在面前:網路銀行APP功能不齊全,瀏覽其他網頁也障礙重重,令他感嘆:「這是歧視,剝奪了我們的基本權利!」

金融服務不友善 視障者:刻板印象導致

視障人士林浚暉在台北上班,每天搭捷運通勤。林奐成攝

在台北工作的林浚暉(41歲),熟悉盲用電腦、智慧手機操作,擔任「伊甸視障重建中心」的資訊輔具老師,教導視障者用科技改變生活。他習慣透過iPhone,使用中華郵政APP「e動郵局」及台北富邦行動銀行APP,利用手機內建的無障礙功能「旁白」(VoiceOver)操作,自行完成轉帳、基金、定存或外匯。

不過,今年9月開始,他和其他視障者發現各家銀行APP陸續改版,若手機開啟無障礙功能,登入銀行或郵局APP,其中的金融服務便大幅減少,一度僅剩「帳戶查詢」,沒有轉帳功能。後來經視障者反映,各家銀行才陸續修正。

這種銀行APP的「閹割版」,恐影響視障者的隱私權。林浚暉就說:「帳戶這種東西是隱密、個人的財產,並不會想對外公開,不希望被很多人知道。」他原本可以用手機繳費、處理信用卡帳戶,但銀行以「友善」名義,讓操作更不友善,變成必須找明眼人幫忙,資料還會被看到,感覺不是很舒服。

林浚暉研判,可能是因為銀行害怕視障者操作手機時,「會不會滑一滑,不小心點到什麼項目。」但他認為,這是錯誤的想像,視障者其實會很小心操作,不會「沒看到就亂點。」

「這是一種歧視,是人權議題,身心障礙者基本權益被忽視。因為(外界)不瞭解,所以完全剝奪了我們的基本權利。」他說,社會普遍對視障者有刻板印象,會把錯誤的標籤貼在他們身上,例如「視障走路很危險、轉帳很危險」,所以認為視障者不應該做這些事情。

其實,這種金融不友善的情況,不只發生在網路空間,連視障者到銀行臨櫃辦理,也時常遭遇。林浚暉回憶,有次去銀行開戶,一名行員不願幫他開啟轉帳功能,原因是擔心他會把錢轉不見。「一般人會覺得我們是弱勢族群,容易被欺騙。」

林浚暉在捷運月台等待搭車。林奐成攝

視障者生活獨立 自信「可以為自己行為負責」

視障者是否如外界想像的弱勢?《蘋果》貼身採訪林浚暉,發現他生活自主獨立,每早8點半,固定從板橋住處出發,走到捷運站搭車、轉線,小巨蛋站下車,再步行約15分去上班。毛毛細雨中,拿著白手杖的他健步如飛,穿梭南京東路的斑馬線與騎樓,謹慎通過一處50公分高的階梯後,熟練轉進小巷,抵達目的地。

如何記熟上班路線?他說,起初請長期幫忙的志工,帶領他走過陌生街道,再利用雙腳、感官去記憶,才能在腦海描繪路線。

「便利商店會有一些很固定的味道,茶葉蛋、關東煮,那個味道一聞到就知道到哪。台灣高低不平的路,被我拿來當成判斷,再加上車流聲。」不過,他也說,走路最怕下雨天,撐傘形成回音,因此聽車流聲的判斷力變差,容易迷路。

兒時住在嘉義阿里山的林浚暉,13歲時因打籃球身體碰撞,造成視網膜剝離,從此眼前景象變了色。「意外後,眼前開始出現『風飛沙』,接著色彩變紅和黃色,還變暗,晚上看不到,好幾次手術都失敗,4個月後視力就完全消失了。後來作夢,會夢到小時候的景象,山上的房子和樹。」

之後,他就讀台中市立啟明學校和朝陽科技大學,畢業後來到台北,在勞委會(現勞動部)職訓局當客服,每次遇到電腦問題請教明眼人,對方都愛理不理、百般刁難,他索性自己學習盲用電腦,還取得教學資格,從2002年起教學至今。

跟明眼人一樣,他也用LINE、臉書、玩手遊,偶爾做菜,只是一切都仰賴視覺之外的感官。智慧手機的出現,對林浚暉助益良多,但銀行手機APP的功能一度喪失,讓他抱怨,視障者的金融權益不受尊重,彷彿倒退回20年前,沒有行動載具,必須至銀行找人幫忙的年代。

此外,友善網頁的檢測也存在漏洞。林浚暉說,無障礙網頁的檢測者,只會去檢查按鈕能不能點、圖片有沒有替代文字,卻未去考慮功能性。「我在一個網頁寫『歡迎光臨』給你檢測,上面的內容只有這四個字,當然一定會過,但這樣的東西沒有什麼意義。沒有功能,我們要這個網頁做什麼?」

他盼望,一般網頁即可做到「無障礙」,而不是另立友善專區,但無論如何,功能必須完整。「這是獨立性也是成就,我可以為自己行為負責,我的信用卡,我的錢花到哪裡,都可以自己來。」他強調,視障者不喜歡要求別人幫忙,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有獨立的生活,所以他希望作為家庭的成員,「不要成為家人負擔。」

依靠這支白手杖,林浚暉得以在街道行走自如。陳偉周攝

視障人士林浚暉在台北上班,每天搭捷運通勤。林奐成攝

林浚暉在捷運月台等待搭車。林奐成攝

依靠這支白手杖,林浚暉得以在街道行走自如。陳偉周攝

黑暗中的歧視之島

文/陳偉周、陳鼎仁

上帝奪走鍾佳良(30歲)的靈魂之窗,但同時開啟一扇「聽力」之門,聽出這個世界。他靠著聽車流聲,在巷弄內健步如飛,也搭捷運、逛百貨,還帶女友去聽楊丞琳演唱會,與一般人無異。但環境不斷歧視他,怕他看不見就會被騙,銀行也擅自關閉轉帳功能,讓他處處受限,他卻樂觀面對說,「我的世界是亮的,誰說我們的世界是暗。」

「進來吧,隨便坐!」門口懸掛一隻白手杖,《蘋果》踏進鍾佳良的家中,8坪大的空間,一架鋼琴陳列玄關,房間四周晾滿衣物,櫃子上吊掛2只晴天娃娃,擺設中規中矩跟一般人的小套房無異。首次受訪,鍾佳良換好一身素色襯衫嚴陣以待,卻來不及吃早餐,邊嗑吐司邊向我們致歉,「不好意思,我很快吃完。」並遞上剛泡好的茶招呼我們。

歧視的劇本走到老

鍾佳良不屈服的性格,來自不向逆境低頭的人生。12歲那年,台東老家經營的茶葉事業失敗,舉家「西飄」至台中,他去讀台中特教學校,再北上就讀淡江大學拓展視野。畢業後從事電腦教學及按摩等工作,一度失業但他仍樂觀以待。他抱怨從大學以來,上銀行就是他被歧視惡夢的開始。

「給我辦簽帳金融卡好不好?他們(銀行員)說不行,這樣太危險。」總是先被行員視為「trouble」,先入為主稱他看不見、怕被騙為由拒絕開戶;事後反映,銀行才願意讓步。一般人去銀行辦業務只花10分鐘,他卻要花1.5小時,怕上班遲到,還得搶頭香去銀行排隊。

他回憶,大學第一開戶,被行員百般刁難,最後家人發飆,才順利完成開戶。當時他覺悟一件事,「如果(歧視)一直不改,我可能就是這個劇本走到老,呵呵~~」

去年各家銀行陸續推出無障礙網頁、APP,讓視障者不必走出家門就可以完成轉帳,福音卻在今年9月變奏。鍾佳良向我們展示,當手機開啟視障輔助工具,登入彰化銀行等5家銀行的APP時,竟遭強迫轉跳友善版本,但功能剩下「查詢帳戶」與「約定轉帳」。

儘管對銀行的「歧視」已經免疫,爭取權利的戰爭才要開始。「平權時代,一般版能用,視障者也能用,不可以妥協。」鍾佳良多次寫信給總統府,除了反映視障者開戶困難,更要求開放「非約定轉帳」功能,最終沒有下文。

視障人士鍾佳良的興趣,是打開高音質音響,用心聆聽音樂。陳偉周攝

省吃儉用「為了在北部買房子」

除了金融歧視之外,日常的問候更像是一根根傷人的刺:「上班走路會不會被撞到?」、「領錢危不危險?」令他自嘲說:「那過馬路要不要拍打餵食!」為消除外界對他的刻板印象,鍾佳良熟記上下班通勤的路線,「讓自己沒問題,別人不會覺得你是麻煩。」

印象最深的歧視經驗?他回憶某次去新竹,一輛接駁車駛來,詢問司機車開去哪,對方見他不上車,便關車門離去。令他心裡受傷說:「遇到這種狀況會覺得很嘔,台灣最美的不是人嗎?呵呵~~」他那種苦中帶笑的情緒,聽來像在嘲諷世人對視障者的不理解,企圖撕下歧視的標籤。

傍晚下班人潮中,鍾佳良拄著白手杖過馬路,從南港搭捷運至淡水,再轉搭公車回家,過程要花上3個小時,是一般人的2倍。現在與同為視障的女友一起在淡水租屋,情侶倆省吃儉用,「努力賺錢為了在北部買房子。」

《蘋果》跟拍他出門替女友買飯,行走狹窄巷弄內,他用手杖猛力敲打路面,發出「咖!咖!咖!」聲響,像是蝙蝠發出聲納,人潮熙攘中紛紛讓出一條路,「故意敲很大聲,讓大家聽到我來了。 」急駛而來一輛摩托車,他靠聲音迅速閃避。

接著走進一間便利商店領錢,將金融卡放入提款機,摸著提款機的邊緣,靠手感丈量提款機的螢幕,默念口訣:「從螢幕的上框,往回量到正中央,往下一點點...」過程不到3分鐘,順利提領1000元現鈔,在旁排隊的學生看得目瞪口呆。

鍾佳良的生活獨立自主,提款默念口訣、熟悉操作選項,與一般人無異。陳偉周攝

「不開燈的黑暗使者」

提及興趣,鍾佳良滔滔不絕介紹電腦旁的高級喇叭,要價約15000元,「就像一般人買4K螢幕一樣」,大眾眼裡追求的高畫質,等同於他耳裡的高音質。與女友一邊聽音樂泡茶、一邊靠著觸摸音響鋼琴烤漆外殼,感受低音震動,「常常一個下午就過去了。」

鍾佳良每天下班回到家,習慣先聽音樂放鬆。他先把背包、鑰匙掛在牆上,走到電腦前面敲打鍵盤輸入,「楊丞琳/青春住了誰」,被布覆蓋的喇叭,傳來鋼琴前奏。他拿起遙控器,站在音響中間,隨旋律搖晃,環繞音響效果,宛如置身在小巨蛋裡聽演唱會。

「就算泥濘走來,一路上我們多了些能耐...」此時鍾佳良的腦海中,浮現當年10幾歲,還就讀特教班瘋迷偶像劇,他回憶說「每天廢在家、宅在家過寒暑假這樣。」而我們聯想的畫面是他成長至今,如何克服外界種種的歧視。

採訪結束,鍾佳良的女友在旁提醒:「等等記得把燈關起來,不然一個月後收到(電費)帳單才會發現。」才赫然驚覺,也許是因為我們的來訪,才讓這間屋子在一般人的眼中亮了起來。

鍾佳良自嘲「是一個長年不開燈的黑暗使者」,即使現實生活中不需要光,但點開他的臉書,卻燦爛繽紛:在關渡大橋騎單車、河濱公園跑馬拉松、陽明山採海芋。他對人生,如此描述:「我的世界是亮的,誰說我們的世界是暗。」

那天接受《蘋果》採訪,鍾佳良還泡茶招待記者。陳偉周攝

視障人士鍾佳良的興趣,是打開高音質音響,用心聆聽音樂。陳偉周攝

鍾佳良的生活獨立自主,提款默念口訣、熟悉操作選項,與一般人無異。陳偉周攝

那天接受《蘋果》採訪,鍾佳良還泡茶招待記者。陳偉周攝

黑暗中的歧視之島

文/劉怡馨、陳偉周、吳宜靜

台灣網頁無障礙規範發展至今16年,但視障者實際操作網路銀行、APP卻處處受限,僅能使用查詢功能及約定轉帳,資訊權益被剝奪。他們努力發聲卻屢遭漠視,甚至「被當皮球踢」。

《蘋果新聞網》訪問各政府部門時,感受到這場踢皮球大戰的威力。主管無障礙規範的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」(以下簡稱:NCC)稱沒有權力要求銀行改善,應由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」(以下簡稱:金管會)負責;「財政部」同樣回應銀行主管機關為「金管會」。但實際詢問「金管會」,其又回覆檢測機關為NCC,不曉得實際狀況。皮球大戰,主管單位推得乾淨,唯一的輸家卻是視障者。

立委王榮璋長期推動身心障礙者權益。吳宜靜攝

「網站無障礙規範」推不動 14年僅294個網站申請標章

長期推動身障者權益的立法委員王榮璋指出,現在日常生活、工作已高度網路化作業,尤其銀行業務,除了領錢、存錢必須實體操作外,大部分都網路作業。網路如果沒有達到無障礙,視障者就無法在網路上生存。「政府如果不帶頭做,我們怎麼要求民間、商業的網路服務必須達到無障礙環境?」

視障者取得網路資訊的無障礙化歷程,就如同爭取實體無障礙空間一樣,從「被歧視」開始。2003年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(現為國家發展委員會)訂定網站無障礙規範1.0版;遲至2011年《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》才修正,各級政府及其附屬機關、學校所建置的網站,應取得無障礙認證標章,也讓NCC成為取得認證標章的主管機關;前年2月NCC發布網站無障礙規範2.0版。

但從網站無障礙規範1.0版到2.0版長達14年的歷程,規範淪為紙上談兵,僅294個網站申請無障礙標章。許多取得標章的銀行更「偷吃步」,把無金融功能的匯率查詢等網頁改成無障礙虛應。

「網路無障礙落實狀況並不好!」王榮璋直指,連主管機關NCC都不了解也沒盡到相關職責。因此王榮璋在2017年立法院審查中央政府總預算時,透過主決議要求各級政府機關、學校網站,在新設或改版時,應依據網站無障礙規範2.0版檢測等級AA以上進行設計。

淡江視障中心盲用電腦工程師張金順批評,「很多銀行號稱要給視障者無障礙,反而變成有障礙。」吳宜靜攝

友善版網路銀行功能遭閹割 視障者:還不如用一般版

即便公部門網站達到無障礙,但對視障者來說,網路金融業務的便利更貼近日常需求。2016年金管會發布「銀行業金融友善服務準則」,其中第6點規定「金融機構入口網站應符合無障礙網頁設計規範……另在兼顧資訊安全及消費者權益下提供主要的電子銀行服務。」

直至2018年王榮璋等立委,於立法院總預算案中再透過主決議,提出「財政部國庫署督導8家公股金融機構,其入口網站、網路銀行及網路ATM,皆應於當年4月前取得網路無障礙規範2.0版AA以上等級標章」要求。各公股銀行才動起來,於當年6月,財政部國庫署表示皆已取得標章。

這一改看似讓身障者資訊人權邁進一小步,實際上卻陷入更無助的困境。《蘋果》檢測8家公股金融機構及郵局「友善」版本的網路銀行,除了臺灣銀行之外,友善版本僅有查詢餘額及約定轉帳功能,跟一般版本差異甚大。臺灣銀行即使有非約定轉帳,卻必須經過繁複軟體設定與操作讀卡機,不利視障者操作。

「很多銀行號稱要給視障者無障礙,反而變成有障礙。」淡江視障中心盲用電腦工程師張金順批評,很多視障者寧願放棄友善版本,而使用一般版。「為了達到無障礙就犧牲重要的功能,這樣政府也認定它是無障礙,我覺得很弔詭。」

土地銀行友善版網路銀行及APP,僅提供查詢餘額及約定轉帳功能。陳鼎仁攝

網頁另闢友善專區 違反資訊公平原則

各銀行為急就章取得認證,皆另立「友善專區」,包括8家公股金融機構及郵局的網銀。但根據NCC對網路無障礙標章的解釋指出:「請就原全網站內容依無障礙網頁規範修改建置成無障礙網頁,單獨無障礙網頁,並不符合資訊公平原則。」也就是說,必須在原有網頁排除障礙,不論一般人或視障者皆能使用。視障律師李秉宏也認為,另立專區恐違反聯合國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》中的自主性原則。

張金順指出,以前曾發生另闢的無障礙版網頁,檢測完後從此沒有更新過,「它(無障礙版本網頁)到最後變成一個孤兒。」肇因更新後又要再度認證,往往讓無障礙網頁被選擇性遺忘。視障者在網路世界裡無處可去,宛如真實世界裡的無障礙坡道,通往了一面高牆與死路。

無障礙APP沒規範 功能同樣被閹割

號稱數位發展先進的台灣,網頁無障礙規範宛如沙漠,即便有法規規範仍裹足不前,甚至無障礙APP規範更如化外之地,荒煙瀰漫。王榮璋表示,網頁無障礙至少有規範、分級標準、檢測流程,但手機APP卻只有《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行動化服務發展作業原則》其中一條規定:辦理行動化服務無障礙設計作業,保障身心障礙者獲取資訊權利。實際操作則參考NCC擬定的「行動版應用程式(APP)無障礙開發指引」。

8家公股金融機構看似立意良善推出友善版APP,華南銀行更大動作發新聞稿稱「領先推出友善行動金融」,但實際功能卻僅有查詢餘額及約定轉帳。

長期參與APP無障礙檢測的視障家長協會研發檢測人員郭顯堯怒批,指引內容空泛,且銀行自行開發閹割後的友善版來檢測,協會又無法拒測。身為檢測人員又是實際使用者,他感到既生氣又無奈,「我每次去銀行檢測都會很直白說,這個就算通過無障礙了,也沒有視障者要用。」

無障礙歷程16年越改越糟 政府機關踢皮球卸責

網站無障礙規範至今16年越改越糟,從「友善」變「歧視」,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綜合規劃處簡任技正吳英俊坦承,銀行為節省經費,另開一個友善版功能卻較少的網頁,「確實比較不符合我們原來精神。」

違反無障礙精神卻又能取得標章?吳英俊表示:「檢測沒有審查機制。」僅針對銀行送檢的網頁確認操作是否符合無障礙,無法得知功能是否齊全、是否另開友善版。但他強調,「我們只是被動被要求提供檢測服務、訂定規範,沒有權力要求銀行,只能行文金管會、財政部,協助銀行改善。」

吳英俊承諾,網站無障礙規範2.1版草案正在研擬中,會討論是否將網路銀行應提供的功能納進規範,且也將要求行動裝置(含手機、平板電腦)的網站符合無障礙需求,預計明年公告。

而金融主管機關的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黃光熙則辯稱,「只要NCC認證,就代表已經達到無障礙環境。」並表示31家銀行網頁已取得無障礙認證,剩下6家正在申請,且銀行規劃前就已諮詢視障者主要需求,目前也未接到抗議。

對此,王榮璋怒批,無論APP或是網路銀行,一般版本的功能,無障礙版本也要能通通達到,而不是無障礙版本資料特別少,「這樣並不能稱作無障礙,它也不是無障礙。」他重申,「選擇權應還給障礙者。」視障者繳同樣稅金,應該有權使用同樣的公共服務,主管機關NCC及金管會須負起責任。

立委王榮璋長期推動身心障礙者權益。吳宜靜攝

淡江視障中心盲用電腦工程師張金順批評,「很多銀行號稱要給視障者無障礙,反而變成有障礙。」吳宜靜攝

土地銀行友善版網路銀行及APP,僅提供查詢餘額及約定轉帳功能。陳鼎仁攝

黑暗中的歧視之島

文/劉怡馨、陳偉周、吳宜靜

網站無障礙規範本該保障身心障礙者公平取得資訊的權利,實際執行卻讓視障者遭受「數位歧視」,不少人將苗頭指向第一線接案工程師。長期接政府標案的專案工程師謝秉勳無奈道出:「(無障礙規範)難度對我們來說太高,等於從0到100。」並怒指「這個標章本身就是最大的障礙!」

專案工程師謝秉勳組「臺灣無障礙標章受害者聯盟」。吳宜靜攝

規範內容太抽象、人工檢測沒標準

2017年立法院審查中央政府總預算,主決議要求各級政府機關、學校網站在新設或改版時,應依據「網站無障礙規範2.0版」檢測等級AA以上進行設計。但在此之前,多數網站不是沒做到無障礙,便是無障礙等級停在最初階。對工程師來說,一紙公文發布,檢測項目驟增60幾條,無障礙網頁被迫一夕長大。

「我們那時候覺得受到迫害。」謝秉勳、曾任新北市研考會研究員的王景弘等人,去年建立臉書社團「臺灣無障礙標章受害者聯盟」,互相取暖、討教。社團內不時有人發文求救,其中不乏送人工檢測,初測跟複測被要求改善的問題卻不同,讓工程師抱怨:「怎麼感覺被陰了?」「一輩子也改不完了。」「難度太高!」

「難度太高」並非單指技術上的困難,還包括因人而異、無法量化的「標準」,讓工程師無所適從。

「網站無障礙規範 2.0 版」規定檢測四原則,包括「可感知」:使用者必須能察覺資訊;「可操作」:使用者必須能順利操作介面;「可理解」:使用者必須能理解資訊跟介面操作;「穩健性」:網頁內容可供身心障礙者以輔具工具讀取。依據四原則再訂定實際操作的12項指引。

「內容過於精神性。」王景弘批評,國內網站無障礙規範理想性太高,設計太多抽象的規範,實務上執行有諸多困難。

謝秉勳進一步解釋,網站無障礙規範過於概念性,通過機器檢測後,還必須仰賴大量人工檢測,但人工檢測的標準沒有邊際,「一樣的條文在委員A他解釋是這樣,委員B解釋又不一樣,它沒有基準、沒有量化。」

謝秉勳舉例,「網站無障礙規範 2.0 版」相關稽核評量要求:「圖片需要加上有意義、可代替圖片在文件脈絡中的功能及內容的替代文字。」謝秉勳質疑,「等同看圖說故事,每人詮釋都不同。」

他過去接案經驗裡就曾發生,書本內文截圖要放上無障礙網頁裡,卻被要求應該把頁面文字全部寫出來,而不是描述內文的圖片。「所以才說看圖說故事很難,這就是對於可代替圖片的文字敘述,我跟檢測員解讀不同。」

無障礙網頁設計良好與否,決定視障者是否順利取得資訊。陳偉周攝

政府將開發成本轉嫁廠商 工程師:只能作弊取得標章

無法量化的標準,導致工程師作業成本拉高,但實際上政府卻未撥列預算。謝秉勳指出,目前政府採購法沒有要求政府機關訂定計畫時,納入無障礙標章的成本,承辦人員認為不需要成本,「佛系開發,時間到了標章就會取得。」等於政府機關把責任轉嫁給廠商,不編列成本預算也未事先在契約裡要求,卻在驗收時硬性要求廠商必須取得標章。

沒有對應的預算又有契約期限壓力,謝秉勳坦承,「我們只能藉由規避的方式取得標章,讓無法通過標章的功能先消失。」

他舉例,曾經接到公務機關網站申請無障礙標章的案子,6萬個頁面內容都不符合規範。然而,以他們的工程能量,一天只能修改20個頁面,要完成必須耗時3年,花費成本將比標案總金額多好幾倍。逼不得已,工程師只能用規避方式,讓舊資料以「典藏」方式隱藏在網站裡,等同讓使用者找不到這些舊資料。

王景弘無奈表示,目前無障礙標章最大問題是太難達成,大家直接放棄,用接近作弊的方式取得標章,把網站內容封存、甚至首頁通過檢測,但內頁卻不過關。現實讓工程師不得不妥協,但也讓他不禁自問:「我們到底是在改善,還是在消滅這個web?」

NCC為「無障礙網頁開發規範2.0版」主管機關。陳鼎仁攝

無障礙標章未分級分類 使用與需求脫鉤

無障礙規範實際操作困難還不僅於此,謝秉勳接著指出,網站內容多元,包括論壇、即時通訊、資訊揭露等,無障礙標章沒有針對網站類型、功能做出分級分類,不管什麼類型網站都要符合規範,「我認為這是標章規範上最大的問題。」

王景弘也舉例,網站上的廣告無法控制形式,且現在許多網站都是互動式,甚至有些是短時效性的網站,如果都要符合無障礙規範,變成細節操作會有很多盲點。且許多學校網站由老師兼任行政工作,根本沒有能力達成無障礙規範要求。

「無障礙規範立意是對的。」謝秉勳強調,是執行的過程中,使用者、開發者、主管機關三者脫鉤,無法溝通,讓標章執行從頭到尾都有漏洞,「我們只能盡量讓它(無障礙規範)在體制內發揮的更好。」

現實世界裡身心障礙者平等權利的落實,不是法律頒布後就能即日生效。網站無障礙規範歷時16年,仍未成熟,沒有漸進式的改善計畫,逼得工程師只能投機取巧,也讓無障礙規範悖離初衷,無法真正改善身障者在數位世界裡的困境。

專案工程師謝秉勳組「臺灣無障礙標章受害者聯盟」。吳宜靜攝

無障礙網頁設計良好與否,決定視障者是否順利取得資訊。陳偉周攝

NCC為「無障礙網頁開發規範2.0版」主管機關。陳鼎仁攝

黑暗中的歧視之島

文/劉怡馨、陳偉周、林奐成

黃圓惠喜歡用手機聽書、陳宏嘉常常在網路購物、郭顯堯習慣用手機訂餐。他們雙眼都看不見,世界卻不封閉,跟大家一樣享受數位科技帶來的便利。但政府看似善意的網路無障礙政策,反而遮住了他們在數位世界裡的一抹微光。

手機聽書、聽新聞、查公車 視障者生活更便利

擔任按摩師的黃圓惠特別喜歡聽書,武俠小說裡的精采打鬥世界,透過手機的旁白聲音播出,她聽的津津有味。她說:「有手機後多了更多休閒活動。」以前必須依靠聽書機,現在手機只要開啟「無障礙」輔助功能,就能解決所有需求。她用手機聽廣播、聽小說、聽新聞、聽youtube,甚至「想查資訊就google一下,想買什麼就去看一下,很方便。」

手機除了讓黃圓惠的生活更加豐富,也解決了許多日常需求。在台北生活的她,以前常常錯過公車,必須算準公車抵達時間,還要請路人確認車次,有時公車延誤也不知道。「有了等公車app,坐公車很方便,可以確切知道車子什麼時候來。」

擔任按摩師的視障人士黃圓惠,喜歡用手機聽書。陳偉周攝

各大銀行取消非約定轉帳 視障者:「可不可以還給我們?」

在淡江視障資源中心擔任檢測員的陳宏嘉,因先天性白內障五歲以前全盲,開刀後才能看到一點光影。他積極協助視障者使用電腦及手機,透過報讀軟體如電腦的非視覺桌面存取系統(簡稱NVDA)及手機的VoiceOver、Talkback(無障礙語音輔助功能),視障者得以順利享受數位科技帶來的便利。陳宏嘉也常使用行動支付購買便利商店商品、繳帳單,以及用手機轉帳網購。

但數位科技所帶來的便利,卻因為政府推動數位無障礙而受限。陳宏嘉網購時習慣使用郵局網銀服務,非約定轉帳給賣家。但在「e動郵局」APP改版後,竟剩查詢餘額。他怒斥:「現在連用都不能用,這不是很基本的服務嗎?」

郵局並非單一個案,普遍銀行所提供的友善版網路銀行、APP,幾乎都只有查詢餘額及約定轉帳。陳宏嘉無奈道,每年都要討論一次同樣的問題,「如果有機會,能不能讓主管(政府)知道,我們行為能力沒有問題,可不可以還給我們非約定轉帳功能?」陳宏嘉不停地向銀行反映,爭取自己的權益,「但它的效果不是我們想像碰一聲,全部人都醒來。」視障人士怒吼的聲音,叫不醒裝睡的政府,不斷放任僵化的體制剝奪視障者身而為人的權益。

視障者因為手機,生活更便利。陳偉周攝

人生而平等 視障者資訊人權卻屢遭漠視

「眼睛閉起來之後,我還是一個完整的人。」視障家長協會研發檢測員郭顯堯腰桿挺直、坐姿端正,看不見的雙眼仍有靈魂。他行動自如,甚至不需要白手杖,就能快速穿梭上下樓梯,習慣使用手機訂餐、叫車,也使用行動銀行轉帳、投資。

外界有錯誤想像,以為視障者看不到,就無法正常使用手機、電腦等。郭顯堯道出:「視障者只是眼睛看不到,他的智力是正常的!」失去視力跟明眼人的差異不如想像中如此巨大,更不該在權益上有落差。

視障律師李秉宏指出:「無障礙網頁有沒有建置,他牽涉的是,視障者取得資訊上,能不能跟一般人平等。不應該只是社會福利層面,而是基本人權。」而服務功能不完整的無障礙網頁,他形容就像畫一盤很美味的菜,放在前面,視障者根本吃不到,宛如「畫餅充飢」。

視障家長協會研發檢測員郭顯堯,常使用手機訂餐、叫車、轉帳。林奐成攝

「無障礙網路銀行轉帳功能沒有技術難度,可以被完成,只是這群人(需求)就是隱形的、不被看見的。」曾任新北市研考會研究員的王景弘指出,因為家人是身障者,對於弱勢者權益受損特別有感。他認為,各家銀行可能打從心底歧視障礙者,不應該使用轉帳功能。

視障者使用數位科技,就像在沙漠中不斷行走、摸索,當找出一片綠洲時,自主生活的能力就多一點,「一旦那個綠洲被破壞,他們就會非常痛苦。」王景弘如是說。

擔任按摩師的視障人士黃圓惠,喜歡用手機聽書。陳偉周攝

視障者因為手機,生活更便利。陳偉周攝

視障家長協會研發檢測員郭顯堯,常使用手機訂餐、叫車、轉帳。林奐成攝

黑暗中的歧視之島

文╱林奐成、吳宜靜、陳偉周

「我不是正義使者。」身為台灣首位視障律師,又風光打贏美國無線電公司(RCA)工殤案,屢次登上媒體的李秉宏,卻這樣介紹自己。

我們跟拍他回家那晚,高大的李秉宏直挺著身子疾走,正氣凜然一如媒體塑造的形象;私下聊天,他才顯露真實一面,透露「原先不想當律師」,執業也遇過無數挫折。他說,就像自己被刻畫了過度英雄化的形象,社會對視障者有許多誤解,總抱著「我是為你好」心態,但說出這句話的人,往往並不瞭解視障者。

律師只是表面光芒 「資訊障礙」難突破

「我小時候,其實想當特教老師,但因為老爸以前想當律師卻沒有當成,就希望兒子替他完成。我考上法律系蠻不高興,進去念才發現,沒有那麼討厭。」李秉宏(40歲)從小就讀啟明學校,參加盲聾生甄試考上台北大學法律系,畢業後更考取律師、東吳大學法律系在職專班碩士,在法律扶助基金會工作已14年。

當律師,不是自己的夢想,而是父親的夢想。李秉宏回憶,2004年考上律師那天,父親超級開心,不斷打電話跟朋友說,「我兒子考上了」。只是,考上律師才是挫折的開始:一名友人遇到交通案件,來問他訴訟問題,他驚覺自己竟然沒有能力處理,覺得自己專業不足,受到重大打擊。

「考上(律師)是表面光芒,其實辛苦都是在的。人都是有極限的,你再勇敢再強大,你會發現,總是有過不去的關。」李秉宏說,作為一名視障律師,法律卷宗、筆錄及書籍是最大的問題,如果沒有電子檔或聲音檔,就無法閱讀,釐清案情,構成「資訊障礙」。

由於當時缺乏電子書,為了解決閱讀困難,李秉宏的母親,協助錄製了4、5本法律書籍的內容,親口念出一條條艱澀條文,用錄音帶記錄下來,讓李秉宏能夠聆聽苦讀。「每一本都是四五百頁的書,等於是跟媽媽一起念書。」他回憶。

遺憾的是,從小鞭策他的父親在2013年因病過世,而他隔年才拿到碩士學位,父親已經看不到,令李秉宏抱憾至今。他回憶,父親在世時,他正在打RCA的官司,但父親沒有多說什麼,只叮嚀「要好好跟優秀律師團學習。」這句話,6年後的今天,李秉宏仍謹記在心。

視障律師李秉宏每天搭公車上下班。吳宜靜攝

無障礙網頁是社會福利?李秉宏:應是基本人權

除了「資訊障礙」,李秉宏在日常生活也遭遇「金融障礙」。他回憶,之前去銀行開戶,被要求一定要有明眼人陪同,「他們的理由是說,開帳戶是比較危險的事,一定要有人陪同,才可以保護你。我覺得這是銀行怕事,不想扛責任!」

關於此次無障礙網頁的功能遭閹割,李秉宏則認為是一種歧視,違反聯合國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》,且已牽涉到視障者的「基本人權」。

「幫障礙者鋪斜坡,是社會福利還是人權?替他們架無障礙網頁,是人權問題還是社會福利?」李秉宏提出以上問題,並向我們解釋,社會上許多人,都是用「社會福利」的角度,去看待身障者面對的障礙;然而,若用這種角度出發,會像是施恩給身障者,也就是「我看你可憐,所以給你」。

李秉宏說,對於身障者的權益,其實應該換個角度,改從「人權」角度出發。「無障礙網頁有沒有建置,牽涉的是,視障者取得資訊上,能不能跟一般人平等,所以它不應該是社會福利,而是基本人權。」他強調。

李秉宏搭捷運時,捷運保全會陪伴他走一段路到公車站。林奐成攝

別用明眼人眼光 想像視障者

「我遇到最大的標籤是,有時候去搭計程車,司機都以為我是做抓龍(按摩)的。」李秉宏說,台灣社會對視障者有不少刻板印象或標籤,例如很多明眼人,以為所有視障者都是從事按摩工作。

他認為,明眼人是用自己的眼光,去想像視障者是什麼樣子;所謂「為你好」的想法,往往都是明眼人自己的判斷,卻不瞭解視障者的需求,「你覺得好,不一定是,你認定的人(視障者)的好。」例如,走在路上常遇到熱心民眾引導他走路,但他們的方式卻是錯的,會緊緊抓著他的手,結果讓兩個人都走得很辛苦。

他強調,只要身為一個人,無論是否有身心障礙,最重要的是「尊嚴」。「希望民眾把視障者,當作一個獨立的人看待,你用不一樣的眼光來看這個族群,心境就會不一樣。」

李秉宏拿著白手杖,行走在夜晚的台北街頭。林奐成攝

以愛為名 他最害怕

「其實我經歷過一段時間,是不承認我自己看不到。也遇過一些家長,他會覺得看不到的小孩,好像是帶著業障來的,所以會把看不到的家人、小孩藏起來。」另一位視障者、「口述影像發展協會」秘書長楊聖弘,則如此描述視障者常有的自卑心理。

而這種心態的產生,導因於社會對視障普遍的負面觀感。楊聖弘說,幾乎所有形容視障者的詞彙,包括「盲從」、「瞎忙」等,都是負面的。「當我承認我是看不到的人的時候,代表一件事:我是不如別人的。」

楊聖弘強調,視障者跟一般人並沒有不同,但是社會大眾,包括銀行業在內,常常抱著錯誤心態,擅自為視障者決定事情。「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,就是以愛為名:我是為你好。可是,障礙者也有權利,為他的人生做選擇,為他的行為負責。」楊聖弘呼籲,社會各機關應多與視障者對話並促進了解,以打破刻板印象。

視障律師李秉宏每天搭公車上下班。吳宜靜攝

李秉宏搭捷運時,捷運保全會陪伴他走一段路到公車站。林奐成攝

李秉宏拿著白手杖,行走在夜晚的台北街頭。林奐成攝

【專題製作名單】
新調查中心
何柏均、陳偉周、陳鼎仁
林奐成、吳宜靜、劉怡馨
數位視覺中心
王士銓、薛合淇、胡祖維、耿詩婷

【蘋果日報調查報導】